再见土木,hello world!


从07年至今,算下来,我学土木也近十年。十年的浸润,不敢说造诣很深,但至少基础坚实,如果继续努力,相信结果不坏。如今突然离开,跨越至IT,十年的成长轮为羁绊,又回到起点的感觉,惶惶不安。

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,而且结构工程师、设计院,也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,在社会上颇受尊重,但自己身在其中,总有太多的烦躁相伴,痛苦相随。痛苦是很有价值的感受,因为无论你怎么偏离你命中注定的航线,它都会一点一点地将你校正到正确的方向,即使你不勇敢,它也会让你变得义无反顾。

当初进省院一所时,我曾经说自己很适合这个行业,我相信不少人也一直坚定的这么认为,连我自己也不例外,因为我比较宅、爱钻研、情商低、不善言辞。但理所当然的事却没有发生,机械式的画图、挥之不去的强条、冷酷无情的修改,让我精疲力尽、无言以对。仔细回想,除了偶有的绘图技巧提高带来的成就感外,竟难找到一丝专业的乐趣。即使建筑落成,行走其中,内心也并不以是自己设计的而汹涌澎湃。除了令人垂涎的稳定,自己实在找不到继续前行的理由。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本就不属于这里!

那去哪里呢?天地苍茫,何处是归途?十年的浸润,学好了土木工程,却也荒废了其他所有武功。如今离开了土木,自己似乎啥都不会。一下子又站在十字路口,不知向左向右,甚至连左右在哪里都不知!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,二十年来的生活感悟,总有一些细微的暗示。那我到底喜欢什么呢?高晓松说,当你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时候,就反着想,排除那些自己不喜欢的。第一,我瞧不起当官的,肮脏,第二,我瞧不起一味耍嘴皮子的管理者,基本是混饭,第三,我希望自己的工作是国际化的,能参与到这个世界中,而不是仅仅中国或者广东一隅之地,第四,我喜欢写点东西,第五,我并不一个爱出点子的人,但希望能去实践自己本来就不多的的想法,第五,我不喜欢一眼看到头的生活,要有希望,第六,我梦想能改变世界一点点,第七,希望自由一些,自己能说走就走。其实这么看来,自己就是很希望过上罗振宇所说的,优盘式的插拔生活,自由技术工,虽然没有任何保障,但感觉很精彩。这种类型的工作其实挺多,视频编辑,摄影,写程序,做产品,UI设计,金融理财等,而自己是个理科生,天赋更多的在逻辑上,刚好自己曾经学过Java等,因此最终选择了程序员。

于是乎,我拿起当时刚买的Macbook,在知乎上搜索如何入门iOS编程,按照最热的答案,下载Xcode和RayWenderlich的iOS Apprentice 1: Bull’s Eye,然后手起健落,输入print(“hello world!”),从此在编程这条道路上无法自拔。我这时才发现,编程几乎复合自己所有的需求和价值判断,确实很适合自己。另外,浸润土木这十年,其实自己无意间也给自己留了编程这条人生蹊径。大学期间,在别人恣意蓝胖子等魔兽英雄的时候,我修了数学二学位,疯狂学了英语,艰难自学了Java。当时看起来傻傻的,现在却逆转了人生。我又想起乔布斯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说的,人的一生就是各个点连成的线,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这条线上的点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点在哪里,但过去的点连成的线把你指引到某个地方。过去的这些毫无意义的点,或许就暗示我现在的命运。

离开土木,进入编程后,曾经的乌云一下子消散了,整个世界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鸟语花香,姹紫嫣红,一切一下子都变的欣欣然,飘飘然。每天都很开心,此时才真的庆幸当初的勇敢,也感悟到,人生其实真的没什么好犹豫不决的,只要是真想,只要一直努力,结果总不会太坏。

离开土木离开一所,其实还是有些不舍。一所融洽的氛围像极了研究生阶段的大学,大家早上匆匆来到教研室,说说笑笑,吵吵闹闹,中午围着方桌一起吃饭,有忧国忧民操碎了总理心的,有无底线段子漫天飞舞的,有自黑不霞的,也有沉默无语的。闲暇时,还偶尔去美丽如画的流花湖公园漫不经心的散步闲谈。如果不是甲方马不停蹄的催促,一切竟像宁静的午后茶话时光。只是这些终究抵不过内心的执着!

再见土木,hello world!走到现在,有太多的遗憾。如果时光倒转,真希望自己能早些醒悟,迷途,不必执着的太远!当然庆幸的是这一路,有不少有才华有意思的人相伴。我一直想影响一些人,因此我读了一些书,想了一些事,但最具说服力和感染力的还是自己脚下的路,希望您能由此有所感悟!

分享到 评论